张老师读水浒之八:灭门惨案

一写出“灭门惨案”这四个字,就是不去想那样的一个场景,我也会感到触目惊心。我之所以还是狠心地将水浒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灭门事件罗列出来,实在是希望诸如看过新旧电视连续剧《水浒传》的水浒读者能够正本清源,有一个正确的价值取向,至少不会再把水浒里的一百零八将误认作是“好汉”。
武松是灭门案的始作俑者。打虎的英雄事迹传扬天下之后,受到哥哥血仇未报的刺激,他先是杀了西门庆与潘金莲,后是结识了做人肉馒头的张青孙二娘,再是为施恩夺回了快活林,最后是血溅鸳鸯楼,把设计陷害他的张都监一家老小,包括养娘、丫环、仆役等该死的不该死的共计十五个人杀个鸡犬不留。
从英雄变成恶魔,有社会逼迫的缘故,也有其本性使然。
第二起灭门事件的元凶是宋江,是他出谋,执行者另有其人。不为别的,只为了一个人,秦明。为了能诱骗秦明入伙,他使反间计,借慕容知府之手灭了秦氏满门,逼迫走投无路的秦明投到自己麾下。这个反间计太狠,用的还是灭门的手段,将青州城郊一个村子几百家老百姓,一个不剩地杀光,并将此地烧做白地。心肠之歹毒,手段之恶劣,世所罕见。
第三起灭门案就在收服秦明之后,被灭的是清风寨的正知寨刘高一家。秦明的徒弟与部下黄信还在刘高那里,秦明不记自己灭门的血海深仇,却主动请缨去劝降黄信,里应外合,宋江叫“先打入南寨,把刘高一家老小尽都杀了。”执行者有王矮虎,他心里还有刘高夫人,先行夺之做押寨夫人,不过后来还是被燕顺杀了。
 第四起灭门血案发生在江州,被灭的是黄文炳一家。一门内外大小四五十口尽皆被杀,黄本人还被李逵当作烧烤活剐。
事情的起因是宋江酒后题反诗于浔阳楼上,被偶过于此的黄文炳检举揭发。由此引来群雄劫法场、智取无为军等将江州城搞得天翻地覆的诸多并发事件。 
一个人的行为是对是错要看站在什么立场。我们站在宋江的角度上看,当然看出黄文炳有想以此为契机平步青云的心机,但是,作为一个虽然是在闲通判却也是政府官员,黄文炳的揭发是其应尽职责,而且这检举既不是栽赃,也不是诬陷,宋江诗中字里行间的的确确就有谋逆的言论。要怪罪也只能怪自己。就是退一步讲,宋江可以眦睚必报地不遵法度地恨而杀之,却不应一不做二不休地祸其家人。就是宋江本人,杀了阎婆惜,官府也没有怎么对待宋老太公嘛。可见他的残忍,比起官府的草菅人命,实在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五起被灭门的是毛太公毛仲义一家。杀他们的是孙立、解珍、解宝、邹润、邹渊一伙人。“一伙好汉呐声喊,杀将入去,就将毛太公、毛仲义并一门老小尽皆杀了,不留一个。”杀完,把他们家的金银财宝全部掳掠一空,然后将庄院一把火烧了。又是一起“三光”:杀光、抢光、烧光。
毛氏父子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他们家的一门老小绝对不全是坏人吧?即便是坏人,大部分人也暂时还没有作奸犯科至少没有参与到陷害解氏兄弟一事情上来吧?即便是作奸犯科,也应绳之以法而不是任由他们杀戮吧?
仔细想想,我就觉得中国文化里有一种骨子里反动的东西,那就是斩草除根。“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屠岸贾杀赵氏一门的时候,有一个漏网之鱼,他们就千方百计,要杀之而后快。亏得程婴将赵氏孤儿与自己的儿子掉包,才保住了赵氏一脉,也才有了后来报仇雪恨的那一天。
接下来的两起灭门事件没隔多久。先是宋江与新来的孙立又唱了一出双簧,里应外合将祝家庄灭门,后是李逵杀得兴起,将扈太公一门老少尽皆杀戮,只走得扈成一人。
祝氏一门被灭后,若非石秀力保,整个祝家庄村坊都要被宋江、吴用“洗荡”了。宋江就对钟离老人说:“不是你这个老人面上有恩,把你这个村坊尽数洗荡了,不留一家。因为你一家之善,以此饶了你这一境村坊人民。”听听宋江这一番开恩的话,就知道他是怎样的得瑟。他杀起人来,当是割草一样,根本不把这些人命当一回事。
祝家庄被灭虽然由一只鸡引发,但其实是终将要发生的必然。不仅因为作为一支不容小覷的地方武装的祝家庄,会对梁山的发展带来巨大威胁,而且它充足的钱粮,可以解决梁山因为日益壮大而相应地需求增加所带来的困难。
最不应该被灭门的是已经投诚并为梁山攻破祝家庄作过贡献的扈家庄。李逵虽然鲁莽,虽然嗜杀,可也还懂得好孬,如果没有宋江授权,他应不至于将双板斧对准已经是站在了统一战线的朋友。他会滥杀无辜,可不会杀害他认为的自己人。后来他不被追究,而且已经是梁山自家人的李应的李家庄,也到后来被付之一炬,都绝非偶然。
扈家庄的女儿扈三娘还在梁山,后来宋江还认作义妹,并做主将她嫁给了王英,他难道就不怕有着灭门之仇的扈三娘反戈一击?我想,宋江是真的有些丧心病狂、肆无忌惮的了。
第八起被灭的是高廉一门。高廉是高俅的叔伯兄弟,是高唐州的一把手,因为舅子殷天锡的仗势欺人,与柴进发生纠纷,将柴进捉拿,便有了宋江攻打高唐州的事件,高廉被雷横一刀挥成两段后,宋江一面叫李逵雷横将从高府抢得的二十多辆车子的家财送上梁山,一面“把高廉一家老小良贱三四十口,处斩于市。”高廉固然不是什么好货色,可是他已经伏诛,而且财产也被全部没收,宋江怎么就不能放过他一门的“老、小、良、贱”?这些人手无寸铁,没作任何反抗,他们何罪之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满腹诗书的宋老大,满口的仁义道德,忠孝节义,做出的事情却如此令人发指,这岂不是拉大旗作虎皮?他又何尝不是虚伪狠毒的伪君子?
第九起被灭的是白虎山庄的一个财主。灭他们的是孔明孔亮兄弟俩。消灭的原因非常可笑,仅仅是争竞,用去梁山求救的孔亮的话就是:“哥哥孔明与本乡上户争些闲气起来,杀了他一家老小,官司来捕捉得紧;因此反上白虎山。”仅仅是为了争些闲气,便将人家一门老小尽灭,此种做法实在流氓,放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都是既为法律所不容,也为道德所不恕的罪恶行径。
孔明孔亮是什么人?宋江收的徒弟,是宋江逃难时要投靠的白虎山孔太公的儿子。宋江先是不惜出动千军万马打青州,捞出了身陷囹圄的孔明,后来更是视他们心腹,让他们成为贴身卫士,为中军步军骁将。
第十起被灭的是慕容一门。慕容彦达借妹子慕容贵妃之势获得功名富贵,却不思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而是横行青州,鱼肉百姓,他最终被杀,也算罪有应得。但是,其一家老幼尽皆斩首的悲惨结局,也还是宋江之流以恶对恶的惯用伎俩。上天有好生之德,杀人不过头点地,宋江的杀无赦,不能不让人感觉此人的阴险凶残毒辣,即使拿最残暴的君王出来,也可堪一比。比如在株连九族之上再加一族而株连十族的朱棣。
第十一家被灭的是有着大金国背景的曾长老,“曾家一门老少尽数不留。”说起来曾家被灭与祝家被灭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原因就相似,都是因为偷。鼓上骚时迁偷了祝家一只报晓鸡,引来了宋江三打祝家庄;金毛犬段景住偷来一匹千里马被曾家截获,先是引得晁盖曾头市中箭而一命呜呼,后是让宋江决计夜打曾头市。
在“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之前,又连着发生两起灭门案,被灭的一是东平府的最高长官太守程万里一家,一是西瓦子李瑞兰家。
在宋江急传将令“不许杀害百姓、放火烧人房屋”的情况下,双枪将董平“径奔私衙,杀了程太守一家人口,夺了这女儿。”
程太守不是百姓,所以董平并未违令。董平也很“心慈手软”,没有赶尽杀绝,还留下一个“女儿”,不过这女儿与他有些渊源,这之前,他“累累使人去求为亲”,程万里先没答应,他便领军入城,霸王硬上弓,程太守答应,却附加一个条件:“待得退了贼兵保护城池无事,那时议亲,亦未为晚”。
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的“风流双枪将”被一丈青和母夜叉捉住之后,马上背叛,很快将顶头上司一家杀害,单单留下了程小姐为妻。
要人家的女儿却把女儿的所有亲人杀死,这是何等的没有心肝!爱屋及乌,即使他看上的只是程小姐的姿色,不是真心爱她,也不至于要灭其满门,不说别的,就说在与程小姐将来的相处中,他该怎样面对?
杀李瑞兰一家的是史进,他“把虔婆老幼,一门大小,碎尸万段。”在水浒一书里,一开始我对史进还有点好印象,可看到这里,我一下子觉得他与那些强盗贼子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是,李瑞兰这个婊子为了一己之私,害他受牢狱之灾,可元凶只有她与虔婆两个人,杀之而后快也情有可原,又何必将其他人全杀个精光?别说李父还帮着说话,就是那些以卖淫为生的勾栏女子,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可怜的人,是连张青十字坡黑店都要放过的人,史进怎么因一个虔婆而迁怒于她们?所以比较去看,史进此人近墨者黑,在打家劫舍的生涯中,心子焉能变得不黑?
此外,还有几起准灭门案:一是杜迁、宋万去杀梁中书一门良贱。梁中书逃脱,梁夫人也躲起来幸免于难。二是刘唐、杨雄去杀王太守一家老小,王太守本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不像梁中书有李成闻达这样的猛将保护。三是闻达、李成两家老小,都是十损八九。
 “梁中书、李成、闻达、王太守各家老小,杀的杀了,走的走了,也不来追究。”主要原因是走的走了,梁山军打进城,有些人还不想坐以待毙,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而吴用的出榜安民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另外大家又是抢劫大名府的库藏,装载金银宝物缎匹绫锦,又是开仓廒,俵济满城百姓以收买人心的,忙得不亦乐乎,所以才不来追究。
十几起灭门血案,除了武松血溅鸳鸯楼、孙立等血洗毛家庄、孔明兄弟灭白虎山庄以及董平杀程太守、史进杀李瑞兰一家与宋江无之外,其余全是宋江在作祟。
他在江湖上号称及时雨、呼保义,可是,对于很多无辜的生命,他又无异于是恶魔与阎王。所以施耐庵同时又给了他另一个形容:黑宋江,孝义黑三郎,我想这绝对不只是形容他面黑身矮这么简单。就像他能慷慨的仗义疏财一样,他也相应地泛滥他的手毒心黑,杀人无算。
马克思在谈到资本家的发家史的时候,就一针见血地揭露说资本的原始积累充满了罪恶,是一部对人民压榨奴役的血腥史,也是下层劳动人民的血泪史。宋江的江山也是在“替天行道”的幌子下罪恶累累地打下来的。至少,他们一伙人丧心病狂地制造这一起起惨无人道的灭门惨案,犯下一起起滔天罪行,我们读者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认贼为朋,不能不分是非黑白地把一群群暴徒与恐怖分子看作顶天立地的英雄,从而失去对是非曲直的最基本的判断。
 
  • 上一篇: 张老师读水浒之九:泥塘里的光彩
  • 下一篇: 张老师读水浒之七:母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