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师读水浒之十四:都是漂亮惹的祸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而漂亮,对于一些女人来说是通行证,对于另一些女人来说则是墓志铭。红颜薄命,多是因为男人的爱美之心、夺美之欲。
程小姐叫程什么,没人能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东平府太守程万里的千金,有“十分颜色”。
她到底长什么样?施耐庵没仔细写,我们只能想像。“十分颜色”,非常漂亮到无妻的董平在偶尔一见之后便念念不忘,并累累使人去求为亲。
世上美女千千万,董平只想要她一个,至少,在东平府这方土地上,她是百里挑一的。
说起来董平自身的条件也非常好。他不仅英雄盖世,谋勇过人,还一表人材,让宋江一见就喜,而且,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心灵机巧,“三教九流,无所不通,品竹调弦,无有不会。”再还有,他名声在外,山东、河北都称之“风流双枪将”,因打仗能身先士卒,在军队里又被大家谓为“董一撞”。
按理说,这么一个出类拔萃、前程万里的人,谁都愿意将他招为乘龙快婿,可不知道为什么,程小姐的父亲程万里却没怎么看上眼,这就有些奇了怪了。是程万里想攀龙附凤,待价而沽,还是他女儿已另有所属?也不是呀。至少在我看来,如果女儿能嫁得如此才貌双全的人中之龙做郎君,那一定会称心如意幸福美满的,我真的想不明白,他怎么会对这位优秀人才的三番五次的求亲无动于衷而死活不答应呢?
我想,在更多的一般人看来,这太守如果不是眼睛有毛病,就是脑子有问题。
不说别的,得此门当户对的乘龙快婿,就是自己也至少能得一个好帮手,有一个坚强的左膀或右臂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程万里毫无理由不爱自己的女儿。之所以在宋江攻打城池的危急紧要关头还仍然不拿女儿的将来作筹码,我看到下文之后才理解,因为董平这个人的人品有很大的问题,他简直就不是个东西。作为与董平同朝为官的程万里,对董平这个人是知根知底的。
董平的确就不是个好东西!他被一丈青与母夜叉活捉之后,马上投降,投降之后,马上“赚开城门,杀入城中”,然后又马上“径奔私衙,杀了程太守一家人口,夺了这女儿。”
“这女儿”就是程小姐,在厚厚一部水浒里,仅仅出现过这惟一的一次。
她有没有流泪,有没有反抗,有没有寻死觅活,有没有呼天抢地,施老先生好像与她有仇似的,根本不给她一丁点的描写,其惜墨如金如此,也是绝无仅有的。
我为老施的吝啬无情愤然。他既然点到为止,作为还有一点想象力的读者,不能不设身处地为程小姐的将来而担心。
“自古红颜多薄命”,程小姐从知府千金之贵,一下子沦为杀人凶手的战利品、俘虏,她心里会是怎么样的滋味?这样的遭遇很像蔡文姬,可是蔡文姬是被迫嫁给了匈奴人,而她则是被迫嫁给了仇人。左贤王还会抚平蔡文姬心头的伤痛,可是程小姐心里的苦有谁能够稀释与溶解? 
父母以及其他亲人全都死在了董平的枪下,单单只留下她作为猎物,任凭宰割,任凭蹂躏,任凭玩耍。她会是怎样的伤痛欲绝!
而害她一家的这个董督监,不是敌人,不是陌路人,而是父亲的同僚,是对她心仪已久要娶她为妻的男人啊!
她一定想不通,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人,这么一个知书达理的人,这么一个英雄盖世的人,会这样人面兽心,会这样竭斯底里!
这个杀她全家的男人,杀的理由仅仅是他多次使人求亲而遭到她父亲的拒绝。
要是为了讨好宋江作为进身之阶而杀,还犹有可说,可宋江已急传将令,不许杀害百姓。她家不是百姓,可她的家人全是无辜的。
而且,纵然是平时因程太守没有应允这门亲事而闹得两个人不和,可当贼寇临城,他乘人之危问这亲事的时候,程万里也是改变了主意的,虽然不那么爽快,可毕竟已大有松动。为什么就不能为此而放他一马?
爱屋及乌,他不是爱她吗?至少是爱她“十分颜色”,为了她,就不能放过她一家老小?
放过她一家老小,我可以肯定地说,对他纳头便拜而还虚情假意让他为山寨之主的宋江绝不会就对董平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待见他。
 还有,愿意被招安的宋江,只要对方是官府中人,只要这官府中人投降了,他是很乐意留他性命不予追究的。此前就有不少人就被放了,这其中也包括董平他自己。
只是为了心中一点恨意,就杀掉程小姐一族,董平的狭隘、残忍与没有人性,比起宋江,比起李逵一点也毫不逊色。
我不知道程小姐将来在与董平一起的生活中会以怎样的面貌出现,我不知道她此后在董平的身边会有一个怎样的精神状态,但是,我绝不相信,她会是喜笑颜开幸福满满的。我绝不相信,即使董平甜言蜜语,与之男欢女爱时,她会觉得性福。我绝不相信,程小姐会夫唱妇随,会像忠贞的烈妇一样,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我们再回头看扈三娘,她与程小姐有着惊人的相似的命运与遭遇,可是,三娘仍然听凭宋江的调遣,抗官军,征辽国,打方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最后家仇未报,就含恨疆场。
“女人,你的名字是弱者”,可再弱,也不能无视血海深仇不报,反而苟且偷生,与仇人或成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或同床共枕相濡以沫。再弱,也不能在男人的淫威下忍辱负重到没有心肝。
我想这一定不是女人们的事情,而是你,施耐庵先生,无视人性,无视事实,故意如此诋毁女人。

 
  • 上一篇: 张老师读水浒之十五:黄牛肉与水牛肉
  • 下一篇: 张老师读水浒之十三:就这样想不开